Image
Image
  • 如何成就真實的功德,契入解脫自在的境界? +

    2019年3月19日 Read More
  • 從杜拜窮遊的體驗深入思考現今物質文明發展的特質與得失 +

    2019年3月2日 Read More
  • 談杜拜沙漠經濟奇蹟背後的細微功過 +

    2019年2月2日 Read More
  • 從智利閉方便關圓滿回台 +

    好久沒來向大家聊聊近況了,自從今年初從智利閉方便關圓滿回台,先是安排去到了久別的大陸體驗了一個月多的參學後... Read More
  • 與四眾弟子及有緣人分享近期深刻法益(一) +

    談到這裏我想再回頭談到白衣升座,僧眾應如何自處的問題,傳統的佛法教育其實是沒有問題的,只是被人為的運作錯用了... Read More
  • 給高雄某某寺住持的建言 +

    Read More
  • 探究半路出家與童真出家的功過及個人的發露懺悔 +

    Read More
  • 當下開悟難不難? +

    在佛門裏常聽到一句話:凡是說自己開悟的人,那個人一定沒開悟,若是真開悟者,說了就必須要走(往生)否則就一定是假的... Read More
  • 2016年5月28日台東普賢關房傳授八關齋戒圓滿殊勝,在此分享戒會盛況 +

  • 我對佛教比丘尼戒八敬法的解讀及運用連載文章之一、二 +

    八敬法是出家比丘尼戒的首要,自古以來在受持的拿捏分寸上總有些爭議... Read More
  • 我對佛教比丘尼戒八敬法的解讀及運用連載文章之三、四 +

    首先給大家概略介紹一下中國叢林的戒法以及律宗僧團道風的差異之處... Read More
  • 我對佛教比丘尼戒八敬法的解讀及運用連載文章之五、六 +

    根據我個人的修學經驗,為什麼同樣是嚴格落實聲聞戒及八敬法的僧團,所帶給我的過程和結果卻是有那麼大的不同呢? Read More
  • 我對佛教比丘尼戒八敬法的解讀及運用連載文章之七、八 +

    我從小眾沙彌尼開始到今日出家二十年這段期間所參學過上百人以上的標榜律宗學戒的尼眾僧團約有七處,上千人的有一處,百人以下的就更多了... Read More
  • 我對佛教比丘尼戒八敬法的解讀及運用連載文章之九、十 +

    Read More
  • 更多之前文章 +

    Read More
  • 1

如何成就真實的功德,契入解脫自在的境界?

2019年3月19日
宗教在世人眼中一直是世間最後的聖潔之地,無論是何種教派,哪怕是邪教也都會有共業的信仰者去信奉,而世人接觸宗教的最終極目的大都不出一個,那就是尋求解脫與自在,但在宗教團體裏真的就會比世間團體更加聖潔清淨嗎?我的答案是“是也不是”。說是是因為在教義方面,無論是佛教、基督教、回教…等當今著名的宗教其教育方向都是引導人超向光明淨善的目標,所以從性質上來講確實是超於世間道德標準的層面,但是宗教團體裏組成的份子也都不外乎是來自於紅塵中五湖四海的人,這裏頭也必然會是龍蛇混雜,真假難分,所以我說不是。

在這一篇文章中,我想分享自己入佛門中成就功德的關鍵,希望大家也都能夠獲得我感受到的自在法喜。在二十多年前因緣具足時,我進入佛門尋求能夠解脫痛苦的方法,因為當時我感覺到這個世間太過濁惡了,出離心十分強烈,也以為只有在清淨的佛門裏才有獲救的機會,於是我便投入了全身心踏上這條修行的道路,只是萬萬沒想到,進入到佛門之後,我才真正面臨了人生最大的磨難,但也正是這些磨難,成就了我真實的解脫功德。佛經上講:「一切法得成於忍」,意思就是說世間所有的功德成就都必須通過忍辱這個關卡,小忍就小得,大忍就大得,當忍到忍無可忍,已經忍到沒有感覺到還有可忍的對象和境界,也沒有能忍的“我相”;能所雙亡之時,那就徹底圓滿成就功德了,這就是成就真實功德的關鍵處。

在佛門中成就我最大的恩人應當是我的剃度師父了,在這之前我入佛門的啟蒙恩師是我的師公上淨下空老法師,他從教理上幫我奠定了修習忍辱所必要的根本功夫,而我的剃度師父卻是幫我埋下了我入佛門這二十多年以來最大忍辱考題的人。當時我親近師公學佛已經三年了,在因緣聚會下我結識了我的剃度師父,才一見面不到半小時我們就註定成為了師徒關係,三天後就舉行了剃度儀式,和其他兩位師兄弟一起在台北華藏剃度出家了,這個出家因緣是很特殊的,一般上要出家總得在僧團裏親近個三五年才出得了家,所以我的出家算是師父發心成就我的,但是我當時只是一心一意想跟隨淨空老法師學習,以為他們都是一家人,在哪裏剃不都是一樣,沒想到在我答應剃度後,師父卻食言,怎麼求都不讓我去新加坡親近師公,而另一方面我的師兄弟卻又容不下我,一時之間我便陷入了進退兩難的窘境,這就是我最初所面臨的忍辱考題,後來跟隨師父身邊不到半年,我便決心先離開師父,靠自己的努力去爭取親近師公,並且也很順利地在師公的座下參加了弘法培訓班,最後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就在似乎已撥雲見日的時候,更大的磨難又現起了,真的沒想到,我的剃度師父會因為對我之前的離開懷恨在心,故意叫我再次回道場常住,然後不到一星期又叫我離開,還當面向我嗆聲叫我還俗吧!(意思是你這輩子別想在佛門裏混了)一時間就讓我成為了一個身無分文又無處可去的沙彌尼,當時我對於佛門的“善人”們還都滿懷著幻想,沒想到我只是為了親近師公學法,也是為了不想讓師父為難才暫時穿上俗服,以居士身分去親近師公的這個開緣舉動,後來竟然成為了這二十年來在佛門裏一直被人拿來障礙我修行的利器。說到底就是我太天真,以為佛門的修行人都不會說謊,也不會以報復的心行去傷害別人,只會無私地幫助求法的人成就道業,所以才會招感這些惡果。事實上只要是人就會有個性,會有優點也會有缺點,若是自己智慧不開,不懂得保護自己,一不小心得罪了人,那還是得有罪受的,即使在佛門裏也不例外。幸好當時我求法的心很切,所以一路走來,無論再大的磨難、誹謗、污蔑,我都能夠轉化成成就忍辱功德的動力,因為我絕不會向權勢低頭,也絕不受任何威脅利誘,我願意靠自己和真實的法踏實修行,也深信因果,就是這份決心和自信,才使我逐漸從強大的忍辱磨練中撐下來,到今天能時常感受到自在與解脫,包括在二十年後的今天,我因為隨著到拉丁美洲智利閉方便關期間的因緣,又嘗試再次鼓起勇氣短暫開緣穿上居士服,為大眾教示離相修行的層面,明知這會讓這些有心抹黑我的人又有機會再度借題發揮,我也願意承擔一切的因果。

事實上,修行的好壞絕不在於外相,剃了頭的人也不一定是真出家人、真有真實的修行功德,穿上了俗服也不一定就是還俗,在佛門裏還俗是必須要由當事人自己願意捨戒,並對一個有意識的人說出,這才算完成了捨戒的過程,而不是由穿什麼衣服來決定的。眾生就是容易著相,那我就偏要示現離相,帶領大家一起提升到不同的層面,雖然這也算是犯了一條半月不剃髮及不著僧衣的小戒,但這種開緣所能獲得的自在功德體驗也是值得的。這就如同一個小學、中學生,上課時就必須要穿著校服,等到了就讀研究所,那就不在於你穿什麼,重點是你的成績如何,而修行最重要的是要破四相,如《金剛經》上講要離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在因緣具足的時候,可以做該做而適當的開緣,只要自己的動機和目的是純正的,便也正是成就大功德的時機,這個層面是多數人很難理解也很不敢去實踐的地方,因為總是會在乎別人的評價,也會怕失去外在的助緣…等等,如果修行都是有目的性的在做每一件事,總得要先計算得失,就是不直心、不真實,那又怎麼可能獲得內心的自在解脫呢?

由於我入佛門的際遇與一般人很不同,初學幾年便有了大福報在上淨下空老法師座下學習講經,又能在他的高徒座下剃度,但也因為這個福報而埋下了大禍根,真是作夢也想不到在佛門裏不小心得罪了師父,就會像是被判了死刑一樣,在這二十多年來,明裏暗裏所受到的侮辱、誹謗、抹黑、障礙,從來沒有一天停過,原本與我結過十分殊勝的法緣,不久都會遭人暗中徹底破壞,禮請我講經弘法的海報一貼出,也就會因為障礙而被迫取消,這些不可思議的困境,真是遠遠超出了我的想像,佛門裏真的與社會上沒什麼兩樣,甚至於考題會更殘酷無情、傷人更重。這二十多年來,我就是在這樣艱難的困境中一次又一次跌入谷底再獨自爬上來,但這過程中也使我練就了超強的心志和體魄,像我這樣遭遇到心目中原來是最景仰的師長因為生惱、誤解等而對待我比世間人還使出更可怕的報復行為時,我若是沒有得到佛法的加持功德,那是絕對無法一路走到今天的,在這過程中確實有幾次我也是走到了幾乎想要閉生死關求往生的時候,但還是能一一突破了,所以解脫的關鍵並不在於外境的考驗有多麼強大,而是在於內心有沒有對治的力量,對於事實的真相能否有正見去領悟和接受,這就是我入佛門所獲得最珍貴的功德體驗,如果修行能夠往心內求法,能夠在空性上下功夫,做到即相離相,內心不再受外境所控制、所影響,也不再害怕去面對境界,那才能得到內心徹底的自在解脫,而這個真實功德是外在一切名利地位、萬眾讚揚所無法比擬的無上法喜。世間一切外在的成就,最後都只會帶來更多的業以及更多的墮落因緣,特別是長期處在位高權重、事事順心的處境上,就更加容易迷失自己、不可一世,也很可能隨時就在一念之差,就失去了百年以來的修行功德。反之,在逆境中反而容易居安思危,更容易感恩惜福,也容易深信因果、踏實修因,這就是我入佛門修行至今的一些真實受用,逆緣我們雖然不必刻意去找,但若是現前了也不需要害怕逃避,因為這也正是成就最上功德的大好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