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 談蔡英文總統新南向政策的內在意涵與佛門的金錢觀 +

    2019年6月8日 Read More
  • 什麼是安住涅槃的狀態? +

    2019年6月23日 凌晨隨筆 Read More
  • 如何成就真實的功德,契入解脫自在的境界? +

    2019年3月19日 Read More
  • 從杜拜窮遊的體驗深入思考現今物質文明發展的特質與得失 +

    2019年3月2日 Read More
  • 談杜拜沙漠經濟奇蹟背後的細微功過 +

    2019年2月2日 Read More
  • 第二章 海內外佛教界現況 一、海內外弘法參學見聞(3-2) +

    Read More
  • 智利修行初探之三 結交好友,略談信任與信心 +

    2017年3月25日 Read More
  • 當下開悟難不難? +

    2016年6月15日 Read More
  • 從智利閉方便關圓滿回台 +

    好久沒來向大家聊聊近況了,自從今年初從智利閉方便關圓滿回台,先是安排去到了久別的大陸體驗了一個月多的參學後... Read More
  • 致承美(美華)仁者追思文 +

    2014年6月22日 Read More
  • 更多之前文章 +

  • 1

今年初從智利閉方便關圓滿回台

2018年6月16日

好友們大家平安吉祥^^,南無阿彌陀佛!

好久沒來向大家聊聊近況了,自從今年初從智利閉方便關圓滿回台,先是安排去到了久別的大陸體驗了一個月多的參學後,就回到台東把買了將近七年的一百坪建地賣了,只保留了旁邊的一小塊地,然後就收拾部分的家當裝上車開往西部,這也就正式開始邁向另一個行法階段了。

在智利實驗修持無相行法的那段時期,是一般人眼中最獨特也是最特異獨行的行持,想當然也必然又會引起了兩極化的反應,而對於我本尊而言,外境的波動褒貶早就都與我無關,真實的我只會隨著不同階段的體驗而不斷地福慧增上而已,所以一路走來,我的內心中都從未離開過感恩與無限地欣喜。今年初在智利關房動念決定回台後,原本是打算待滿一年半再回台,原因是智利的臨時居留簽證還有半年多才到期,但是後來因為竹山的一個尼眾僧團上下常住眾們都十分主動積極地攝受我去那裏常住,所以最後我就決定隨順因緣提前回台,不料回台前因為當家住持受到了我寫書內容的影響,覺得沒有把握攝受我能安住於常住發心,所以就勸導我最好這後半生就待在台東關房裏念佛求往生為上,我聽了之後只覺得好笑,同時也感到無比輕鬆,看來這真的是佛菩薩不忍我太辛勞才加持這個常住的因緣不成熟,因為我回台後若是真去了這個將近百人的尼眾僧團常住,平時那一般的隨眾作息的苦修不說,光是我累積了多年,將近一兩千萬的道糧也可能會隨緣交給常住運用了,而這個因緣不成熟不正說明了我將來仍舊還是有獨當一面的發揮空間嗎?所以經過這次的事件,我也就放下了到大僧團去常住發心的意願了,因為那確實將會是很累的事,本來我這麼一大把年紀了,也是具足福報可以好好享享清福用功以及調養色身的時候了,卻還要發心去叢林僧團裏隨眾磨練,那其實不過是自討苦吃而已,對於我個人修持上的根本磨練早已經是完全沒有必要的,有的也只是去發心的能力而已,所以當我回到台灣處理好了台東的地之後,就隨緣到了彰化的一個中型尼眾寺院去看看,那個寺院蓋得很莊嚴,可以容納數十人常住,以及二三百人的用餐區,但裏面卻只有住持一個人及一個常住居士,而且兩人因為純是利害關係的維繫而相處上如同世仇,我一見這地方急需要我的幫助,我就臨時決定先住下來,把原本要先去調養色身的行程延後,與她們共住了一個月,不到半個月的期間我就大致上調解好了她們的相處關係,同時也得到了老信徒們的擁護和住持的信任,所以信徒們就聯名提議住持啟請我每周開始定期講課,自此便打破了這寺院數十年以來在大殿上從未開課講法的記錄。而就在一切看似法緣殊勝之時,我便決定離開了,因為在這地方這階段所修的“恆順眾生,隨喜功德”的行法已經算圓滿了,雖然我只住了一個月,但因為我已得到了大家的重視,也轉化了那裏的種種境界,而我所感得的種種殊勝福報以及那裏其他的法緣也已經沒能具足吸引我常住下來的理由,所以我便決定再到其他地方多增長見聞和迎接新的挑戰。在離開當天我便開著車到了嘉義一間中型的尼眾寺院,常住也只有幾位尼師而已,住持是十分辛勤地經營著這間寺院,從無到有,獨自蓋成了這市值一億多的寺產,本身也有著某佛研所的碩士身分,我與她相談甚歡,交談中她也善意地提醒我教界將會對我特立獨行的作風的尋常反應以及她個人對我的佩服和理解,與她這個緣分印證了我心中一直以來的猜想,雖然不尋常的作風總是會帶給普通人的一些驚訝與不解,但我深信總有許多明眼的有緣人也是會在一旁默默地支持著我,我覺得這樣就足夠了,這就是此行結緣最大的收穫,而這間寺院最後我還是沒想常住下來,因為那裏是個以助念服務起家的道場,在內部管理及環境上也有點雜亂,所以並未能讓我生起常住之心,於是我又輾轉來到了甲仙的一處靜修茅蓬,這裏有四分地,住持常住在此已三十多年了,她提供幾間茅蓬護持尼眾自理自修,住眾近約十人,大多都能安住多年用上功夫,我一到這裏就感覺很歡喜,除了環境很有修道的氣氛之外,住持本身也很重法,每天凌晨三點就到殿堂上打坐,像這樣久住茅蓬的老師父而又能自律修行的人應該已是不多了,所以我便決定住下來,在這裏至今才住了十天,就與每個師父都能相處融洽,同時也幫忙化解了其中住眾彼此間的一些矛盾,還得到老師父的明眼讚歎,說我是個真正依法生活的行者,不但自身已能不隨境轉,還能夠轉境界,使常住們共處的氣氛變得融洽,對我便十分地讚賞與愛護,而我也因為老師父的慧眼賞識而歡喜常住下來,我想這應該是修道人應追求的常住因緣吧!有善知識、有同參、有清幽簡樸的修行環境以及絕對的自由和尊重。至於近期我讓學生公佈的釋愛講堂籌辦事宜,我也只是隨順因緣而做的,無論將來的法緣如何,都只是眾生的福德因緣所感,與我個人的得失無關。因為打從許多年前,無論是身在何處,自利或利他,我便已能隨遇而安,隨緣而住,哪裏有眾生需要我,我便在哪裏發心,心中常住當下。眾生若因為煩惱心及種種成見而與我無緣,那我也還是以平常心迴向祝福這些眾生,因為我的內心中早已時刻與空無相無願法相應,並且時刻遵循這個標準在生活中對境起修,增上功德。從實相觀看,一切外境不過都只是緣起性空的夢中佛事;都只是自修自得直至最終無修無得這麼回事而已,哪還需要在眼前的境界去分別種種呢?

從今年初回台後,我終止了在台東七年的自我經營,開始主動走向人群,走向僧團發心,至今一兩個月以來也不過才結了幾處的法緣,就已經讓我親身印證了“恆順眾生,隨喜功德”的大威德力了,過去我們總喜歡在紙上談兵,雖說方法因果也都確實搞懂了,但因為少有因緣積極去印證,因此那種體會的層面應該還是很淺的,如果我們在當下都能真正發心,把自己的我執、法執放下試試,你就會發現,你真的在每個地方都能安住,與身邊每個人都能和睦相處,還有能力可以轉化境界、幫助眾生,而且做起來真的一點也不難,因為多數眾生所執所要的不外乎是物質與尊重,你只要真心願意給對方想要的(恆順眾生),你就自然能得到相同的回應。而若遇到只想要在法上下功夫的同道,那更是能一拍即合,和樂融融,如甲仙這位70多歲,住山三十多年的老尼師,我們便能一見如故,很快地也能相知相敬,初來時她待我也是如一般住眾,但相處不久便能敬我如同參,這也真是位難得的真性情人,不會受地位顏面所縛,真正是如實生活、如實做人的修行人。

今天的報告就先到此了,祝大家業障消除,去除妄見,得遇善師,常住法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