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Image
1993年6月_心相索思記

心相索思記

凌晨三點,這是叢林住眾打板起床的時間。而此刻,流落在這都市叢林裏的僧人們,卻多半還正在做著夢中佛事,我一個人走向客廳的角落靜靜地坐著。 我們住的這一層樓很清淨,幾位住眾們都是精進辦道的善知識,裏面的磁場十分安定,少有事端,平時大家在緊密的功課之餘,也能夠把握少許的片段,關心彼此、 相亙勉勵,這種因緣實屬難得。在客廰的一個小角落裏,從住眾所供養的西方三聖相、師長的法照及種種供養具和在一旁妝點陪襯的綠葉,就可窺出這屋裏的學人們 對三寶的敬慕之情。 此時,夜是那樣深,仰望著窗外的星空,摹擬著釋迦世尊成道時夜睹明星的剎那情景,慢慢地也進入了短暫的寂靜之中,而我就這樣靜靜地看著這得來不易的寂靜。 忽然間,我看到腦中浮現出一個影相,那是我自己正在對著客廰的佛像禮拜。哦!原來自今早醒來以後,還沒像向佛菩薩像頂禮呢!禮拜完了以後,念頭又開始活動 了。剛才在這拜佛的相狀生起之前,內心本是一片短暫的寂靜空白,裏頭什麼也沒有,而現在卻出現了一個拜佛的相,如果,我再要繼續這樣隨順自己的思緒,不斷 再編織著其它的境界,那整個大千世界不就這麼讓我給創造出來了嗎?而佛在經上所提的“心如工畫師”、“萬法唯心造”這件事,不就正類似於這個情境嗎?只是 它很不同的地方是,由我們這個妄心所造出的是無常的幻境,而由真心所現的世界則是恒常不變的淨土。

隨著妄念不斷在創造的這個當下,我們確實可以覺察到念頭它是不斷地剎 那、剎那在生滅變化著,因此由妄心所想像出來的境界,我們說它是無常的幻境;暫時假有的存在,這倒也不難有少分的理解,但是世尊說,不但是我們的念頭裏所 想像出的境界,它是屬於幻相,就連我們眼前六根接觸六塵,所感受到的山河大地、花草鳥獸,乃至人、事、物,一切種種;那麼真實而活生生且硬梆梆的這種種物 質現象,其實也是不出我們心想所成的範圍裏,這個現象就好比是“芥子裏可以容納須彌”芥子就是比喻我們的心,須彌就是比喻外頭的世界,整個廣大無邊的世 界,都不出我們這小小的心念之中;都是含藏在我們的一念心性當中。這又好像是電腦裏的小硬碟,在那小小而不起眼的體積裏,卻是可以容納住大量的資料在裏 頭。這件事所比喻的,就是佛所講的宇宙緣起的真實相。但是,這個實相境界我們實在是太難以體會了,因為,眼前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實而活生生的存在著,而且 明明一切人事物的緣起緣滅,也有其獨立地因緣所生成,又怎麼會說整個世界都是由我們個人的心想就能把它給想成了呢?況且我的心所想的和別人的心所想的個個 都有不同,那到底這整個世界是依那一個人的心所想成的呢? 過去,有人請問釋迦世尊,為什麼其它佛陀成道後的國土都是一片清淨無染,而在您所現出的國土卻是這個五濁惡世?世尊聽完後,用腳點地略顯神通,頓時顯現出 一片如極樂世界般的光明淨土。哦!原來,在每一個人心中確實都有一個由自心所想出的法界,而每一個眾生所想出的法界雖同在一處,彼此卻能重疊而又不相妨 礙,所以同樣在這個世界裏,釋迦世尊眼中所顯現出的這個世界就和阿彌陀佛以清淨心所創造的極樂世界沒有兩樣,其身雖處於惡世中,卻也依舊怡然自得毫無苦 受;而世尊的眼中所看的每一個人也都善如佛菩薩,心中沒有一個惡人和冤家存在。只有惡重的凡夫業報所感的情境,才時時如活在燒火地獄中,內心總是憤恨不 平,看誰都不順眼,原來這都是由於個人心的作用不同的緣故。心清淨的人,所住的世界就清淨,心濁惡所住的世界就濁惡,並不是離開了這個濁惡時空,還有另一 個清淨時空存在。因此,佛教我們修行就是要返樸歸真,要恢復自己清淨的本性,這樣以清淨心所現出的清淨世界就能取代由妄心所現的一切污濁與煩惱。原來佛法 裏八萬四千法門所要修的,無非就是這一件事而已啊! 但是,現在雖然我們好似已能認清了這些道理,也明白了對治改善的方法,但是在真正面對著現實生活中的情境時,我們的起心動念卻又總是會不斷地會隨著過去的 習氣毛病和妄念在作主了,如果說,道理真正是明白了,那在現實中應該也要能夠產生作用才對啊?這到底又是怎麼一回事呢?會不會是因為我們無始劫以來的業 障、習氣實在太重、太重了,或者是如唯識家所講的那個第七識,“末那識”堅固執著的力量遠遠超過了我們的理智,使得我們還是不斷地再認假為真,為一切得失 而歡喜、悲傷和憤恨,就如同是看戲的傻子,明知道只是一場戲,卻依然隨著劇中人的喜、怒、哀、樂而不能自主。看來,修行真正是非大丈夫而所能行。縱然好不 容易,我們的清淨菩提心如在千年暗夜中,曾在那剎那間,展現了光明,但是隨之又滅,所以禪宗裏才講悟後還要起修,功夫還要保任。菩薩修行也還得再經過三大 阿僧劫,乃至無量劫才能依照覺道起修而產生對治業障、習氣的真實力量。 哎!修行看似簡單實屬不易啊!什麼時候,我們也才能像虛雲老和尚他在行腳萬里之後,無意中因摔碎了個熱茶杯同時也就徹底地粉碎了內心無劫以來的堅固執著, 想必他當時那種的自在、解脫是無法言喻的。而到這個時候,他肯定就如同世尊一樣生活在這個娑婆裏的極樂世界,能夠隨意地遊戲人間、大作夢中佛事;可以隨著 眾生的喜而喜,隨著眾生的悲而悲,隨眾生心所感而應,完全溶入在自己所創造清淨世界之中,哇!這種生活將會是何等地自在、灑脫啊! 想著想著,看見自己又沉浸在對法的妄想之中了,哎,雖然說這也是修行免不了的過程;修行,總是得先透過文字般若和觀照般若的相亙交錯,同時再藉由菩薩道的 實地行持,進而親證實相般若的境地。但是,問題是我們現前所提起的這小小的觀照功夫,到底能不能起的了作用啊!當境界來了時,如還能起如法的對治,那這份 觀照功德就當是小有成就了,若是境界來時又立刻隨境而轉,亦隨著業障、習氣在作主,那就算是再如法的觀想,再透析的文字般若,是不是同樣也是要落空了呢? 想想,還是老老實實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萬德洪名,穩札穩打,累積當下這清淨的念念佛號來對治萬種的妄念;依靠自力的信、願、行三資糧和阿彌陀佛的願力 接引,求生極樂淨土,這樣久久功深,“無而無念,念而無念”,體現到“是心是佛,是心作佛”之時,那不也就“不假方便,自得心開”了嗎? 魚肚白的天空漸漸現起了,也該是把心騰空了,否則,在這清晨裏,六塵說法的美妙音聲,可就無法入心了。哇!一切萬物都是那麼地美妙而神奇,但沉睡中的芸芸 眾生可卻又是那麼的可悲、可愍,到底現前我們該如何才能幫助眾生們進入這極樂世界裏呢?----我想,只有不斷地、誠心地祈求三寶威神加持。“南無阿彌陀 佛”…。

(登載於台灣慈雲雜誌93年6月)

2001年12月_弘訓學習心得
2002年_結夏有感
生命的流轉與歸宿(釋仁敬簡歷)
馬六甲弘法見聞記
2003年3月_佛法修行的奧妙
2004年4月_斷食與修行的相亙關係
2004年4月_閉關行記
2004年4月_我的填詞感想
2004年5月_珍重再見
2004年5月_度眾生 學問大
2004年8月_創造世界
2004年8月_鹿野苑的由來
2005年1月_茅蓬小札
2011年12月_弘法培訓班培訓日記
中國培訓弘法記聞
我與比丘師父的諍事始末與省思(2013年)
現今時代如何在佛門中修得大褔報(2013-04)
果清和尚主法佛七修行受益分享(2013-12-06)
佛七念佛感悟(2014-02-26)
從平凡中見佛法界(2016-7-21)
無為而為的神通力(2016-7-26)
蓋廟不蓋廟(2017-03)
六字稱名---無調之心聲(2017-05-02)
建寺蓋廟的功與過(2018-06-30)
如何選擇出家道場?(2018-07-05)
如何成就真實的功德,契入解脫自在的境界?(2019-3-29)
什麼是安住涅槃的狀態? (2019-6-23)
上淨下空老法師他還俗了嗎? (2019-6-28)
給淨土念佛人的忠告 (2019-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