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 在疫情面前的保命之道之一 +

    釋愛仁敬2020-3-28 Read More
  • 仁敬法師公開呼籲奉勸台北華藏淨宗學會住持上悟下道法師應向大眾發露懺悔以圓滿了結業緣的一篇文章 +

    2020年1月30日 Read More
  • 釋愛仁敬2020年真相聲明 +

    2020年1月4號 Read More
  • 談蔡英文總統新南向政策的內在意涵與佛門的金錢觀 +

    2019年6月8日 Read More
  • 什麼是安住涅槃的狀態? +

    2019年6月23日 凌晨隨筆 Read More
  • 如何成就真實的功德,契入解脫自在的境界? +

    2019年3月19日 Read More
  • 從杜拜窮遊的體驗深入思考現今物質文明發展的特質與得失 +

    2019年3月2日 Read More
  • 談杜拜沙漠經濟奇蹟背後的細微功過 +

    2019年2月2日 Read More
  • 第二章 海內外佛教界現況 一、海內外弘法參學見聞(3-2) +

    Read More
  • 智利修行初探之三 結交好友,略談信任與信心 +

    2017年3月25日 Read More
  • 當下開悟難不難? +

    2016年6月15日 Read More
  • 從智利閉方便關圓滿回台 +

    好久沒來向大家聊聊近況了,自從今年初從智利閉方便關圓滿回台,先是安排去到了久別的大陸體驗了一個月多的參學後... Read More
  • 致承美(美華)仁者追思文 +

    2014年6月22日 Read More
  • 更多之前文章 +

  • 1

仁敬法師公開呼籲奉勸台北華藏淨宗學會住持上悟下道法師應向大眾發露懺悔以圓滿了結業緣的一篇文章

2020年1月30日

好友們大家好^^,吉祥如意!

剛過完了2020年的年假,現在該是打起精神來,認真地迎接新的一年的開始了。2020年我感覺是個十分神奇的年,海內外有太多不可思議的大事都正在一一地發生,好像在地球歷來的年份中,2020年本就註定會是一個很特別的年。今天我也要給大家分享一則訊息量強大的真實事件,很值得出家、在家各方同參大德們一起來深度反思,以期許在這新的年度中,從各自內心中清除深積已久的垢習,迎接嶄新揚升的未來。以下是我公開呼籲奉勸台北華藏淨宗學會住持上悟下道法師應向大眾發露懺悔以圓滿了結業緣的一篇文章。

悟道法師道鑒:

在1999年6月15日您詢問我是否願意發心在台北華藏剃度的前三天,也就是我們初識在華藏客堂上那半小時的面談中,命運竟讓我們就在這半小時中倉促地成為了師徒。轉眼間已過了二十年了,期間在海內外我們也只有過幾次的偶遇,便再沒有任何法緣上的延續了,然而在我內心中其實早在2001年我於新加坡弘法培訓班畢業回台後在電話中又隨順您的建議再度剃度歸隊回去華藏常住而卻只在一周後又莫名其妙被您趕出了常住後,我們師徒之間的因緣就已經徹底地結束了。

這二十年來,如您當時在叫我離開前的提醒,要我對於您叫我再度剃度回常住的事不要對外提及,我確實也是一直沒向人提過,直到前幾年在關房裏以寫遺書的心情著作了《佛門風光實話圓說-悟後起修之路》如實記錄自己歷來的修行過程時才略略提起過。我之所以不提,不是因為擔心會如您所說的就我一個小人物,即使我說了也是沒人會信,而是因為我的本性向來不好談是非,也只想把所有的心力和時間放在修行上,所以之後所面臨的所有逼迫和誹謗我都選擇獨自默默承受。至於您當時當面跟我說“你還俗吧!”這件事我當然是不可能照做的,因為您並沒有資格這樣要求我,也沒有任何如法的理由令我還俗,更不應該在您提議我二度剃度回常住之後的一周後就輕易地棄如草芥地把我趕出了華藏,這就是我今天之所以要寫這篇文勸導您該為此公開道歉親自說明真相的重點部分,只有如此,我們之間這段早在二十年前就該過去的因緣才有可能真正過去,否則雖然我個人即使早已能因為自心的解脫而能寬容這一切,也不能再繼續漠視其他人因其所受到的牽連而不站出來說出真相。我今天這麼做,並非對您還心懷不滿,相反的我越來越能夠同情和理解您當時的處境和心情,只是依照佛法的教導,您是否應該出面公開發露懺悔,您的內心中也才能真正清淨不是嗎?難道您真的要一直活在謊言當中,也要繼續讓身邊的出家弟子、在家護法們跟著一起說更多的謊來“護持”您最初所造下的業嗎?人的一生難免都會犯錯,無論您當時叫我回去又無理地把我趕走的真正原因是因為真有不得不聽從您的當家徒弟莊嚴師的理由也好,或是您對於我第一次剃度不到半年便堅持要離開常住,沒能聽從您足足四小時的苦心挽留而刻意給我的教訓佈局也好,又或是有其他我猜想不到的任何理由,總之,您這麼對待我必然是錯的,所以這個業您必須要公開發露才能避免再影響到其他無辜的人,這個消業的道理您應該不難明白。

我們師徒的因緣確實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經結束了,對外我向來也都是這麼如實說明的,但是曾經兩度隨順您的意思在華藏剃度這都是事實,不應該一直被曲解,所以近期我也已將我離開常住後您親筆寫給我的信公開在我的網站上了,而在這二十年來外界所謠傳的因為您不承認我曾在華藏剃度的事,不斷造成了我人格形象的極大損傷,因此也引來了佛教界一些熱心於教導他人卻又不明真相的人士對我種種的打壓和教誡,這些我也都一一甘心地承受下來了,現在我只是不忍心往後會不斷再有其他無辜的人受到牽連,更是不想再讓假相取代真相在佛門中不斷地瀰漫而就這麼眼見佛門如此地衰敗下去,所以我也不得不出面對您提出要求。也許真會如您所說,我人微言輕,別人只會相信有權勢的人,而不會相信我所說的,但是我還是不會放棄去做我能做且應做的事,希望您能做好一個修行人的表率,讓我們這些晚輩後學們能夠打心底地尊敬您,而不是必須被屈服在您的權勢、地位、外在形象和種種的社會現實上。承認錯誤並不可恥,可恥的是放不下外在的得失,我認為這才是一個修行人真正難堪的事。

在2013年我因為打佛七的因緣結識了果清律師,後來有因緣依止他,幾年以來憑藉自己的表現也得蒙他老人家的種種加持,他不但為我寫的《淨土教道次第廣論》、《佛門弟子規》…題字表示肯定,又在人前人後以種種行動加持鼓勵我,而忽然有一天,如同過去二十年來我一次次在不同身分的對象中所面臨的處境一樣,那些曾經對我感恩讚嘆、對我支持有加、對我的教法信受依賴的同參道友們,就在一夜之間與我形同陌人,那種打擊的力度足以殺死人上百次。而這種情況又再度發生在我的依止恩師果清律師面前,相對較幸運的是老人家會按照戒法當面質問我到底是在哪裏剃度的,只有他老人家還願意給我一個辯解的機會,只是那時候的我已經無意再多說什麼了,但是我看得出來清和尚心中有一種失去佛門人材的失望,同時也多少會間接地損害到他似乎是識人不當的形象,這更是我最不忍心的地方,他們何其無辜要受到這種牽連,因此我請求您發發慈悲心,為自己當時所做過的事、所掩蓋過的真相發露懺悔吧!這對您也將會是功德上的一大突破,不要執著於您眾緣所包裝出的外在形象,而卻必須不斷地犧牲身邊一些弱勢的小人物,真正尊敬您而願意追隨您的人一定也能包容您曾犯下的過錯,更加能讚嘆您勇於承擔過錯的勇氣,這不就能因禍得福,也能讓您內心真實的功德更加提升,這對大家都會是一件好事。若是還要繼續把自己困在名利、權勢、形象的牢籠裏,相信您應該不難明白,這是多麼愚蠢的世俗人才會做的事。

在當今僧團裏,一直以來也許是受到了許多傳統專制思想所誤導,儒釋道的真正平等、理性、禮敬萬物的精神被搞私權私慾的人給錯用了,所以造成了僧團中種種嚴格的戒規卻成了以上欺下、以大壓小的合法工具,當然生活在時刻戒慎恐懼,精神色身都徹底被壓榨的磨練當中,成就忍辱功德以及培福的機會確實是很大,但是開悟解脫的人卻難以看到,這並不是世尊出世說法的真正目的,佛法之所以超勝九十六種外道,關鍵就是在於能夠成就眾生開悟解脫這個價值,而在現今佛門中,也許是掌權的人本身沒有能力指導人開悟,或許也害怕晚輩們的境界超過師長而感到難堪,甚至擔心將來利養的大餅會被分食…,這就是佛門出不了人材、更看不到什麼人開悟的主要原因。相反的當我離開了僧團自修,有了更多機會如同善財入世在世界各地廣參諸善知識後,這才真正眼界大開,看到了許許多多開悟的佛菩薩們,正在以各種不同的形象身分積極地度化眾生,這個世間很亂,但確實也不妨礙自心中極樂世界的顯現與解脫。

如今佛門中的改造和提升,也只能先靠像你們這些掌權的長老大德們,能早日心開意解,大發慈悲,以身作則,真正愛護後學,培養人材,才能在相互成就彼此的道業同時而能振興佛門。希望藉由今日的這篇短文,也多少能輕輕喚醒還在沉睡中的長老大德們,正視三世因果,好好善用自己當下的福德機緣,為自己、為佛門、為眾生真正付出真心大愛,這是我如今心中唯一還對佛門寄予的些許期望,其他的可以說一無所求了,祝福一切善知識們,早証佛果,心得自在。 (釋仁敬寫於2020年農曆初六)